漢川紀檢監察網歡迎您! 時間加載中…… 發送到電腦桌面
當前位置: 首頁 » 廉政教育 » 以案警示 »

公權變身"搖錢樹"——陜西省渭南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建管科原科長侯福才違紀違法案例剖析

發表日期:2014-10-29 17:00:24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被閱讀[]次

他來自農村,從小家境貧寒,日子過得很艱苦,和眾多學子一樣,通過知識改變了自己的命運: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建筑業管理科科長這個職位,本應該是他一展抱負的起點,然而在貪欲面前,卻成為他人生中的一個污點和仕途的終點……

從2006年6月16日至2012年2月17日,在五年零八個月的時間里,陜西省渭南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建管科原科長侯福才先后索取賄賂共計人民幣2191萬余元,另有3084萬元的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其來源,瘋狂斂財總計5275萬多元。如此算來,每月流入侯福才腰包里的錢將近80萬元,每天流入侯福才腰包里的就超過2.5萬元。


李明新 漫畫

貪欲如火 不遏則燎原

侯福才,1964年出生在澄城縣農村,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的兒子,從小家境貧寒,日子過得十分艱苦。1985年,他從原西北建筑工程學院城鎮規劃專業中專畢業,歷任渭南地區建設(環保)局村鎮科科員、副科長,渭南市建委建筑業管理科科長、渭南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建筑業管理科科長。

參加工作后,侯福才想通過賺錢改變家境,先后和他人合伙經營過打字復印部、做過鋁合金門窗等生意,但結局不是經營不善、收入微薄,就是草草收場,無法滿足侯福才的發財夢。

隨著經濟的發展,渭南地區建筑市場規模越來越大,大小項目都要取得施工許可證才能開工,而這都得經他的審批。于是,求侯福才辦事的人逐漸多了起來。

據侯福才供述,剛開始有人給他行賄時,他都拒絕了,因為他知道那是違法的。然而,對金錢的渴望和種種誘惑最終還是攻破了他的心理防線。

2001年11月21日,侯福才假借他人名義注冊登記了“渭南市祥和建筑技術咨詢服務有限責任公司”。起初,他只是想借助這個公司賺些建筑企業勞務資質認證、培訓費的小錢。但公司開辦起來后,并沒有什么業務可做,幾乎是微利經營。2005年5月16日,陜西省住建廳、財政廳等五家單位聯合下發文件,規定建設主管部門發放施工許可證前要求企業進行擔保,這讓侯福才看到了發財的希望。

按照規定,擔保人可以是銀行、專業擔保公司,也可以是具有清償能力的其他企業法人。侯福才自認為他的祥和公司符合“具有清償能力的其他企業法人”這一條規定,可以通過祥和公司收取建筑企業的擔保費用。而據陜西省建設廳認定,祥和公司所開具的所謂“擔保合同”是無效的,僅僅是侯福才謀求私利的幌子而已。

2006年6月,某房地產公司經理找侯福才辦理百合苑小區項目施工許可證,侯福才要求其先到祥和公司辦理擔保、咨詢,交納擔保、咨詢費。6月16日,祥和公司收到了3萬元款項。6月28日,侯福才給百合苑小區辦理了施工許可證,這是侯福才的第一筆受賄金額。

對自己熟悉的建設單位,侯福才會直接告訴他們到祥和公司交錢辦理擔保,再辦施工許可證。對不熟悉的單位,他會以資料不全需要補充為由,要求其到祥和公司交錢辦證。漸漸地,渭南建筑行業慢慢形成了“到建管科辦施工許可證要到祥和公司交錢”的“潛規則”,祥和公司的業績因此節節高升。

忘乎所以 斂財不擇手段

最多的一次,侯福才先后5次向某房地產公司索取了共計319.1萬元。

2007年2月初,某房地產公司找侯福才辦理其公司開發項目的施工許可證,侯福才以需要辦理擔保咨詢服務為由,要求先給祥和公司交納擔保、咨詢費后再辦證。對方深知不按照侯福才的意思辦就拿不到施工許可證,遂分多次給祥和公司轉賬共計319.1萬元。

侯福才索賄幾乎到了瘋狂的程度,就連學校、醫院、福利院這些單位也不放過。2008年5月,渭南學院辦理學生公寓樓等項目施工許可證時,先后兩次給祥和公司交了5.3萬元。2009年5月,渭南市一中學辦理學生餐廳項目施工許可證,侯福才照樣要求給祥和公司銀行賬戶轉款2.3萬元。2011年初,臨渭區一醫院為了順利拿到其醫院建設項目施工許可證,給祥和公司交納3萬元費用。2009年7月,渭南一家兒童福利院為開發康復綜合樓項目,在辦理施工許可證時,給祥和公司轉款5萬元。

2010年,渭南市城鄉建設局更名為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后,侯福才即給局里打報告更換建管科印章,但局里未能同意,他就找人在街上私刻了“渭南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建筑業管理科專用章”。據知情人透露,侯福才因病在北京住院期間,也不忘懷里揣著這枚“公章”,建筑商則懷里揣著“銀子”進京求他蓋章。

2007年到2010年,祥和公司一直未按規定年檢,渭南市工商局于2011年5月12日依法吊銷了其營業執照并通過報紙進行了公告,但侯福才仍利用祥和公司為自己斂財直至案發。

侯福才在通過祥和公司瘋狂斂財的同時把自己作為國家工作人員的職責忘得一干二凈。

建設單位辦理施工許可證需要繳納“兩費”即“勞動統籌費”和“新型墻體材料專項基金”,對未繳納相關費用的,建設行政主管部門不得發放施工許可證。侯福才所在的建管科是“兩費”收繳的最后一道關口,侯福才為了牟取私利,故意放棄監管職責,明知道這些單位沒有繳納“兩費”,但只要對方向祥和公司交納所謂的擔保、咨詢服務費,就向其發放施工許可證。也正因為他的放任,國家遭受了巨大的損失。根據渭南市住建局提供的資料,僅2010年、2011年兩年,渭南市未繳“兩費”共計近一個億。

法網恢恢 百般遮掩終被抓

錢越來越多,侯福才也變得更加謹慎。

他要求負責收錢開票的人,不做財務記賬、不留底根,并將通過祥和公司索取的款項轉至其姐夫杜某、外甥女婿夏某等人名下的銀行賬戶,最終據為己有。

2012年3月,國內數家網絡媒體以“渭南億元建設規劃費流失,施工許可證遭‘潛規則’”為題曝光了相關問題。與此同時,中央紀委、陜西省紀委監察廳也都接到了群眾的實名舉報。

群眾的舉報和媒體的關注,引起了省紀委監察廳、省檢察院、省住建廳等相關部門和單位的高度重視,按照領導批示,聯合組織了調查組,或秘密、或公開進行調查。

2012年3月15日晚,侯福才上網瀏覽新聞時無意間發現了渭南建設規劃費流失的負面報道,當即嚇出了一身冷汗,趕忙打電話叫夏某來商討對策,隨后找到中間人,花了數十萬元刪帖,可今天刪了這里,明天又從那里冒了出來……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侯福才隱約預感到將要發生的一切。

2012年3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侯福才的授意下,夏某將祥和公司所有票據、印章、合同以及電腦資料全部整理后,裝了5個蛇皮袋子,分兩次用小車拉到濱河大道南端廢棄的空地里,焚燒銷毀。

接著侯福才把自己投資開發的渭雙花苑項目建設中40%的股份近2000萬元轉讓給了別人,然后偽造了幾十份借款合同及借據,編造自己大量資金均為借款,稱自己一次就借了李某1800萬元,而事實卻是侯福才給多人借出大量現金,并將借據交由自己的嫡系親屬保管。接著,侯福才開始大量轉移資金,僅在長安銀行渭南解放支行,就用杜某的身份證開了16個賬戶,存入了大量現金。

陜西省紀委辦案人員告訴記者,一開始,調查阻力很大,侯福才極不配合,甚至連祥和公司的工商資料都看不到。侯福才的故意隱匿,給案件的查辦造成了很大的困難,僅僅是各家銀行間的協調就花費了很大精力。

在辦案人員調查期間,侯福才對自己以權謀私非法斂財的事實不以為然。他狡辯說,在祥和公司收取的錢又用于建管科各項費用的支出。那么祥和公司所收取的費用真的是為住建局收取的嗎?渭南市住建局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祥和公司和市住建局沒有任何隸屬關系,住建局沒有委托任何單位和個人成立該公司,也沒有委托祥和公司承擔局內一切業務。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

2012年4月9日,侯福才被陜西省監察廳要求交代問題,接受調查。6月21日,省人民檢察院以涉嫌受賄罪決定對侯福才依法逮捕。7月27日,侯福才由省公安廳執行逮捕。2013年10月25日侯福才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在咸陽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侯福才當庭翻供,對檢察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基本上不認可,拒不認罪。

不管如何狡辯,事實終歸大白于天下。在大量證據面前,法院一審作出判決:一、被告人侯福才犯受賄罪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判處有期徒刑8年。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二、依法扣壓、凍結的贓款、贓物依法沒收上繳國庫。(羅同樂 記者 叱驍峰)

上一篇:無路時想回頭遲 ——福建省霞浦縣農機局原局… 下一篇:“借雞生蛋”的南柯夢——福建省建甌市供電公…
微信斗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