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川紀檢監察網歡迎您! 時間加載中…… 發送到電腦桌面
當前位置: 首頁 » 廉政教育 » 勤廉典范 »

【家風故事】父親的發藝

發表日期:2017-11-06 16:16:38   來源:本站   被閱讀[]次

一天,在外應酬,見老林理了短平頭,心想,早晨起來,口一洗,臉一抹就行了,不必在鏡子前拿梳子擺弄半天。而且老林短平頭理得很好,便問在哪理的發。老林說,自己理的,又說,因為是平頭,不到十天半月就要理一次,便買一電剪,對著鏡子,自己動手,想什么時候剃,就什么時候剃。

我覺得這方法好,又省錢,便買了一電剪,五十元。電剪買了,在頭上比劃半天,卻無從下手,便想到了父親。

父親住在城南。為了兒子讀書,去年我在城西拿房貸買了房子,搬了過去,父母還是留在城南。和父母分開,最大的好處是大小事不再勞煩年邁的父母。但有些不習慣,還有點欠疚,父母年事已高,拋下父母獨自居處,似不合情理。于是隔兩三天去一趟城南,去時帶上自已栽種的一點菜。

之所以想到父親,是因為父親是老剃頭匠。四十年前大集體時代,隊屋旁有一偏房,兩間,一間是農具雜物間,一間是理發室。父親在生產隊剃頭,靠給全村人剃頭賺工分。1979年包產到戶后,父親便走村串戶,一頭挑著工具,一頭挑著爐具,真是歇后語說的那樣,“剃頭挑子——一頭熱”。老家八一村有五個生產隊,父親挑著剃頭擔子輪流去每個生產隊。后來五隊也出了個剃頭師傅,叫歪歪,但沒父親剃得好,也沒父親過細。父親不與他搶生意,便有時到外村兜攬生意。

父親常去的地方是與馬口鎮隔河毗鄰的金河村,胡沙的家鄉。那時漢江在金河村村北還沒有裁彎取直,父親挑著擔子,出村上河堤,向南走過河堤外的一個垸子,再走過一片蘆葦地,就到了金河村。父親通常吃了早飯便出門,下午餓得兩眼冒金花,直到晚上回來才吃得上飯。

父親剃頭常用的工具有手剪、剃刀。手剪有兩種,一種類似于現在的電剪,手指松握提供動力,一種是家常用的叉剪。剃刀則鋒利無比,專用來修面、刮胡。父親剃頭極其細致,頭剪了,面修了,胡子刮了,還要掏耳屎、剪鼻毛。一整套工序下來,近半個時辰。不像現在的理發師傅,十幾分鐘就搞定了。后來父親用上了電剪,但也快不到哪里去。

我讀初中時,父親改做其它營生,直到年老做不動了,但父親閑不下來。我勸父親,實在閑不住,就剃頭吧,剃頭不用出太大的勞力,一天剃幾個頭,顧兩老的生活就夠了。父親說,剃了幾十年的頭,還剃?天天像驢推磨,轉得頭昏眼花,干不了啦!父親便到叔叔廠里看門、做清潔。

父親見我買了電剪,竟然十分高興。父親平日節儉慣了,平常找別人剃頭都只十元一次。他問我們在外剃頭花多少錢,我說得二十元。父親說,太貴了。父親看著新電剪,反反復復地說,自己剃,兩三次就省下來了。我說,我剃了,再給您剃。父親說,那好,那好。

父親還是那種慢性子,沒有修面、剪鼻毛和掏耳屎,父親給我剃完頭,至少用了二三十分鐘。該我掌剪了,我右手拿剪,懸空在父親頭上劃來劃去,父親的發絲便紛紛落在圍巾上、地上。父親說,左手應該取一梳子,剪子在梳子上行走,就不致于深一剪淺一剪。母親在一旁看了,提示說,哪里沒剪到,哪里剪豁了,哪里沒剪齊。父親說,剛學的,剪得不好不要緊,我一個老頭子,還講究些什么呢?

父親的頭發雖沒全白,但銀絲卻不少,滿頭花白,鬢角已有不少的老年斑。父親這一生沒做什么大事,但卻操勞了一生,他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攢下錢供我們三兄妹上學、成家。七十多了,還是處處節儉。

我一邊理發,一邊想,我已四十好幾了,從未像現在這樣與父親親密接觸,從未這樣認真地看過父親的臉龐、耳根、脖頸、發絲。過幾十年,我也老了,會不會也像父親臉龐這樣清瘦,花發這樣稀疏?

在某些場合,我曾談到我和父親相互理發,有人就說,你怎么剃頭都舍不得花錢?我淡然一笑,這是錢的問題嗎?

也許剛開始擔心理發過于頻繁而花錢太多,確實是錢的問題,但與父親相互理了幾次發,我就覺得真的不是錢的問題了。父親晚年本不愿以理發為生,不愿再摸剃刀發剪,但在給我理發這件事上,他認為這很節儉,便很樂意去做。既然父親樂意,我當然也樂意。平常我們說對老的要孝順,要做到孝,必得順,要順從老人的意思。父親給我理發,我為父親理發,這種節儉就順從了老人的個性和意愿,至少我做到了孝。

因為給父親理發,經常零距離接觸父親,對于一天天衰老的父親,容顏悄然改變的父親,我早已沒有了往日的印象,似乎父親從來就是這樣。沒有了對比,父親的變老讓我不再感到驚詫,不再感到揪心。

現在,我沒與父親朝夕相處,在分開的日子里,我常想,父親辛苦節儉一輩子,把我們三兄妹養大,直至成家立業。在父親耳濡目染下,早已過了不惑之年的我們兄妹三人,秉承著父親的個性和生活習慣,沐浴著勤儉節約的好家風,用辛苦來奠定事業的基石,用節儉來保障家庭的溫暖,雖然不是大富大貴,但也豐衣足食。

和父母分開了,但同在一個小城,距離又不遠,時不時去蹭個飯,隔兩三天帶點菜過去,每過半個月就去給父親理個發,我覺得還是與父母生活在一起。和父母在一起,就覺得生活所需并不要很多,生活其實很簡單,明白了這一點,幸福也隨之而來。(作者:胡小君 城隍鎮中心初中干部 三等獎)


上一篇:【家風故事】我心中的三斗田 下一篇:【家風故事】婆婆身上學家風
微信斗地主